父愛無聲
  來源: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作者:林建輝
2020-01-03 16:45:56
朗讀者|高方
老舊的綠皮火車在吉林省榆樹市閆家子火車站緩緩停下,父親高興地說到家了,并不由分說地搶先提起我的行李扛在肩上走向車廂門口,我默默地跟在父親的身后下車。父親單腳觸地的一瞬間,身體突然向左邊傾過去,我急忙沖上去扶住父親,父親隨意調整一下身姿說:“沒事,沒事……”
1993年的冬天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也就是接連的幾場大雪如蠶絲被子一般將整個縣城包裹起來,看起來很童話的世界。天兒一如既往冷得非常徹底,直愣愣地凍到了人們的心里,但此時同學們的心情卻是興奮到燃燒,因為即將到來的寒假會讓大家從緊張的學習中得到短時間的放松。
父親肯定是下了火車就早早地趕到了望奎一中的校門口接我回家,這也是有史以來父親唯一一次接我回家。老遠我便看見父親站在寒冷的冰風中向學校的院子里眺望著,身上依然穿著那件為他遮風擋雪多年的老羊皮襖,臉上仍舊刻著他對生活和命運不屈不撓的堅毅。
父親一生很平凡,和大多數具有中國傳統美德的父親們一樣很勤勞,16歲的時候就參加過建設衛星水庫抬土方的力工工作,那時歲數小又吃不飽,經常累得眼冒金星兒腿打晃兒。但是父親很堅強,有一種不抱賴的拼勁兒,這樣一直堅持到水庫工程建設結束后,戴著大紅花回到了生產隊,由此父親在鄉親中力氣大能干活兒的名氣傳播開來。此后生產隊春種秋收夏整地的時候,父親都是生產隊里“打頭的”,因為力氣大干活又快,讓別人也跟著多干了不少活兒,也還引起過不少生產隊隊員的不滿情緒。當時隊里的金家三兄弟就在地里刨茬子的時候直接和父親起了爭執,金家這幾個勞力一直是隊里力氣大能干活的代表人物,因為父親的勞動實力和隊長身份他們并不服氣,所以沖突不可避免地發生了。最后父親和金家三兄弟打到了一起,生產隊下工后回到家時,身上的血跡著實把母親和我們嚇了一跳。
父親不是一個守舊的人,很能跟上時代的潮流,農閑的時候父親就拜東邊翟家屯遠近聞名的劉鳳山為師,學習吹奏嗩吶,很快就達到了相當不錯的水平,在師傅的弟子中也排到了首位,深得師傅器重,師傅走到哪兒都帶著父親。在那個月工資二三十元的年代,父親每次出去和師傅做活兒回來都能給母親交上四十多元錢,比當老師的大伯辛辛苦苦工作一個月掙得還多,這也著實解決了我們姐弟四個一大家子人的生活來源。
有一年,大隊按照縣里的政策分配給我們生產隊一臺三輪手扶拖拉機,這對看慣了牛拉犁馬拉車的廣大生產隊員來說絕對是一個新生怪物,大家圍著拖拉機左轉右轉沒有人敢上前操作。這時作為生產隊長的父親必須起到帶頭作用,他上前掄起胳膊把拖拉機搖著了之后,硬著頭皮坐到駕駛座上,蒙頭轉向地開始碰碰這個部件推推那個開關,不知道哪一下不對勁兒,拖拉機“嗖”地一下就沖了出去……結果可想而知,小拖拉機掉到了溝里,大伙費了好大勁兒,才七手八腳地把拖拉機拽了上來。也正是因為這一沖,父親學會了開拖拉機,之后更是教會了好幾個徒弟,為生產隊機械化耕作作出了很大貢獻。


demo.jpg


《父子》     版畫      代大權 
父親是我們村最早外出打工的人。隨著生產隊解體分組,家里的地沒有那么多,父親也沒有原來那么多活兒要忙,但家里等著張口吃飯的人多,生活負擔顯而易見的重。經人介紹,父親便去二龍山“抬蘑菇頭兒”(意思是“抬木頭”)。那個年代木頭個兒都大,近一米直徑的也很常見,父親和工友們倆人一對肩一對鉤子,喊著整齊的號子,一根又一根地把木頭抬起裝到火車上,經常一干就是半夜,肩膀磨破了流出血水,脖子后面隆起一個碗口大的肉包,但父親從來不吭聲,不說累,每個月都按時把工錢寄給母親。后來父親聽說鶴北糧庫裝火車皮掙錢多,就又跑到糧庫去裝車。一袋糧食都在一百公斤左右,不但重而且工作量大,裝車又大多是夜間活,父親經常在后半夜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這期間有一個老板相中了父親的吃苦耐勞,非要帶著父親去他在吉林省榆樹市的酒廠干活兒,父親是個遇事抹不開面兒的人,就答應下來。這樣全家輾轉到了榆樹市的閆家子,只留下我在老家的望奎一中住校。
閆家子只是一個小村子,火車站小得不能再小了,小到只有一間房子那么大。下了火車,父親走在前面,我在后面緊緊地跟著。我注視著月光下前行的父親,發現他走路一顛一跛的,跛得越來越厲害。我問父親:“爸,你的腳怎么了?”父親說:“沒什么,就是去學校接你之前干活兒時不小心踩到了木板,踩到顆釘子。沒事,不算啥?!备赣H緩緩移動的背影立刻在我眼中模糊了,淚水不被阻止地沖出了眼眶,血氣更是無法控制地涌了上來,心里空落落的。
我立刻明白了,父親一路從閆家子村過來在學校門口接到我就一直強忍著疼痛,刻意不讓我看出來,是怕我擔心??!父親的背影瞬間在我眼前更加清晰高大起來,多么剛強的父親啊,這么多年四處奔波為了我們一家操勞,吃盡了苦,挨了數不清的累,從沒有抱怨過、放棄過,始終把一家的生活重擔穩穩地扛在肩上?!翱旄?,你媽還在家等你回來呢!”父親感覺我在后面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招呼我,我偷偷調整一下情緒,急忙跟了上去。
父親的形象沒有朱自清的散文那般線條清晰細膩,他只是屬于我們姐弟四人的父親,很平常的父親,但父親的堅強樂觀和勤勞善良這么多年一直影響著我們,影響著我們對生活積極向上的態度。多年來,我一直藏有一個心愿,想為父親做點什么。想來想去,在照顧好父母晚年生活的前提下,留下一點文字吧,這樣對父親的敬重和感恩會更長久。

父親后來又回到鶴北糧庫在鐵路線上往火車上裝糧食,一直工作到2007年,我把父親母親和三弟一家從鶴北搬回望奎縣定居。父親今年已經71歲了。

(編輯:楊銘  責編:晁元元)


865棋牌官方版安卓版下载 长期网赚项目 如意彩票网app下载 彩票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2019年四肖期期中特 星悦福建麻将安卓手机 汇顶科技股票股吧 车联网概念股 足球巴巴nba直播 多乐彩票官网 吉祥棋牌2015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