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通史》主筆學者談編纂體會(上)
  來源:黑龍江日報  作者:通史
2020-01-19 17:07:07

編者按:

由省社會科學院組織省內外70余名學者團隊歷時8年編撰而成的《黑龍江通史》,是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規劃重大委托項目和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核心項目成果,也是“十三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全書分“先秦卷”“秦漢魏晉南北朝卷”“隋唐卷”“遼金卷”“元明卷”“清朝卷(上)”“清朝卷(下)”“民國卷”“淪陷時期卷”“解放戰爭時期卷”10卷,共530余萬字,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

《黑龍江通史》是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支持下我省學術文化建設的重大成果,對我省不斷厚植人文積淀,夯實文化自信基礎,進一步深入挖掘研究開發特色歷史文化資源,推動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建設文化強省,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現將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實施8年來的工作綜述和《黑龍江通史》各分卷主筆學者撰寫的編撰工作體會文章集中刊發,以使廣大讀者更全面深入了解《黑龍江通史》的主要內容、學術創新和編撰工作經驗,進一步推動歷史文化學術研究和成果轉化,助力我省文化強省建設。


2019年12月8日,《黑龍江通史》出版暨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座談會在哈爾濱召開。

《黑龍江通史》10卷本。

2019年9月5日,《黑龍江通史》出版發布會在北京召開。


文興龍江學術先行

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編委會主任、《黑龍江通史》主編  艾書琴

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是省委省政府確定的我省學術文化重大建設項目,由省社會科學院牽頭負責,相關單位配合共同參與?!肮こ獭眴影四陙?,整合省內外學術力量,系統深入挖掘整理和研究黑龍江歷史文化資源,取得了豐碩成果。累計立項110個,預期成果172部專著,其中90余部已經出版。工程已成為我省區域特色歷史文化的重要學術研究平臺、成果推出平臺和人才集聚平臺。

頂層設計科學決策

2011年,省社會科學院經過對全國各地開展特色歷史文化研究工作的廣泛調研,提出工作方案。當年6月,省委主要領導主持召開專門會議,聽取省社會科學院工作匯報,對實施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予以充分肯定。隨后,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暨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基地啟動,編撰《黑龍江通史》為其核心項目。省委省政府主管領導為工程編委會名譽主任。

龍頭引領打造精品

以打造龍江文化建設標志性成果為目標,堅持高質量、高標準,全過程、全方位強化精品意識。10卷本530余萬字《黑龍江通史》是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的核心項目,編委會精心遴選、跨省組建了70余名學者組成的編撰隊伍;編制印發了《黑龍江通史編撰說明》和《黑龍江通史編撰則例》;組建了權威的統稿專家小組,研究解決疑難問題。先后參與《黑龍江通史》論證、審稿、咨詢的專家學者近百人次?!逗邶埥ㄊ贰纷鳛椤笆濉眹抑攸c圖書出版規劃項目,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隆重推出。中國歷史學會原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張海鵬,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邊疆研究所所長邢廣程為《黑龍江通史》作序;省委常委、宣傳部長賈玉梅,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武寅研究員,科研局局長馬援出席《黑龍江通史》出版發布會。

黑龍江屯墾史系列研究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與黑龍江省“省院共建”項目,中國社會科學院創新工程重大委托項目,由中國邊疆研究所與黑龍江省社科院組建70余人的科研團隊合作完成。經兩年的合力攻關,研究任務如期完成,成果總字數560萬,共16卷冊,被中國社會科學院列入年度重大成果向社會發布。2017年11月14日,在北京召開出版發布會。

廣聚英才開放合作

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是創新社科項目組織管理模式的實踐平臺。工程以項目凝聚院內外、省內外研究力量,與科研機構、相關高校、文博圖檔案資料部門合作協作,實現課題共研、資源共用、成果共享。工程聘任的編委中,省社科院學者、省內其他單位學者和省外學者各占約三分之一。10卷本《黑龍江通史》,項目組成員來自省內外16個單位;110個項目,省內其他單位以及北京、遼寧、吉林的學者承擔的占43%;已出版的90部著作,院外學者成果占32%。工程是優秀青年文史學者成長平臺,也是支持、推動地方人文學術事業發展的平臺,14卷本的《黑龍江地方歷史文化通覽》,是全省13個市地社科院、社科聯首次大兵團協同運作大項目的新探索;雞西、佳木斯、鶴崗、黑河等地以參與工程為契機,挖掘特色文化資源,打造區域文化品牌,培養本地專業人才,支持地方文化事業和文旅產業發展。

文興龍江學術先行

黑龍江歷史文化研究工程全方位、多領域挖掘邊疆拓殖開發的恢弘歷史,梳理各族先民特色鮮明的燦爛文化,弘揚傳承龍江優秀精神?!稏|北歷史地理》《黑龍江古代民族史綱》是研究東北古代史的必讀書;《渤海國史》《渤海國歷史文化研究》《渤海國經濟研究》等,系統梳理東北民族演變發展歷史,全面呈現渤海國的歷史面貌,充分展示東北古族在多源一體中華民族發展歷史進程中的貢獻;11卷冊的“東北流人文庫”、6卷本的《李興盛文集》,構建了流人學的基本框架;《國外黑龍江史料提要與研究》《清實錄東北流人史料輯錄》《黑龍江屯墾文獻史料匯編(四輯)》等古籍史料整理成果蔚為大觀;《黑龍江流域少數民族英雄敘事詩叢書》,采用國際音標為沒有文字的民族語言注音,保留了瀕危民族語言原聲;《東北抗日聯軍抗戰精神研究》《趙一曼傳》《東北抗日聯軍史事輯要》等,深入挖掘和大力弘揚東北人民抵御外辱英勇斗爭的歷史功績;《東方諾亞方舟》《哈爾濱歷史編年(1763-1949)》《20世紀一二十年代哈爾濱多元文化研究》,充分展現了哈爾濱近現代史獨特的歷史文化風貌。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新聞出版報以及地方媒體對重要活動、重大成果多次報道,在學術界和社會上產生廣泛影響。

“歷史研究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礎?!币粤暯酵緸楹诵牡狞h中央高度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黑龍江史學工作者在新時代新方位中將更加努力,持續打造龍江學術文化的傳世精品,為夯實文脈基礎,增強文化自信,提升文化軟實力,為我省的文化強省建設,做出新的貢獻。


依據考古材料撰寫全新黑龍江先秦史

《黑龍江通史·先秦卷》主編、省博物館研究員  劉曉東

《黑龍江通史·先秦卷》與此前同類著述有別之處主要有以下幾點。

首先,是在基礎材料的使用方面全面采用考古材料。

傳統史學修史離不開史籍,而史前史無文獻可考,只能用后世史籍對先世的回顧以及歷史傳說、神話故事乃至民族志調查等材料去考索填充。隨著近代考古學的傳入,考古學成果不斷被史學家的著述所接納,運用考古材料撰寫的史前史的成果也逐漸走向前臺。就文獻史料而言,中國正史中有限的涉及到黑龍江古代居民的材料始見于西晉時陳壽編撰的《三國志》,先秦文獻中涉及到黑龍江區域的,僅有只言片語,且多語焉不詳。正是由于這種原因,我們在撰寫《黑龍江通史》“先秦時期”卷時,也果斷借鑒了白壽彝主編《中國通史》中《遠古時代》卷的成功經驗,即基礎材料全面采用考古材料。

新中國成立以后,考古材料的發現與研究不斷豐富或改變了學術界對黑龍江古代社會的傳統認識,黑龍江考古學文化的區系框架日趨完整,使得黑龍江先秦史的構建亦逐漸成為可能?!逗邶埥ㄊ贰分断惹鼐怼肪褪沁@種構思的一次嘗試。在基礎材料的使用方面,不再糾纏于神話故事、歷史傳說以及后世追補性文獻的修訂和考索,而是全面采用考古學提供的新資料、新成果。

其次,在年代序列的表述方面更加嚴謹。

由于區域特點和歷史等因素,黑龍江傳統的考古學年代體系一直是借鑒沿用前蘇聯模式,即把唐渤海國以前的年代序列分為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青銅時代、早期鐵器時代(或稱“鐵器時代”)。但是這個序列并沒有體現相應時段與中原王朝的對應,更沒有體現與中國考古學整體序列的對接,鑒于此,我們在撰寫《黑龍江通史》之《先秦卷》時,對于黑龍江先秦史的年代序列采取了與中國考古學整體序列同步的年代序列,即把黑龍江的先秦時期分為三大段,分別為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和夏商周時期,表明黑龍江考古學的年代序列與中國考古學的整體序列相一致。

另外,在族源族屬的研討方面,本卷也不再籠統套用傳統的東北土著民族“肅慎、穢貊、東胡”三大族系說,而是具體研討其先秦時期在黑龍江境內分布情況,即主體部分、延及部分甚或有無等情況,同時還審慎考慮到其與同時段考古學文化的對接等問題。


注意體現中華民族一體性

《黑龍江通史·秦漢魏晉南北朝卷》主編、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梁玉多

《黑龍江通史·秦漢魏晉南北朝卷》撰寫的原則與方法主要如下。

多學科研究方法

黑龍江地區在秦漢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一個特色鮮明、充滿創造力的時代。民族的遷徙,頻繁的戰爭和交流,使黑龍江各民族間廣泛融合,經濟、政治大大發展,社會各方面都上了大臺階,形成了全新的格局。同時,這一時期黑龍江地區各族先民首次走出傳統居住區,向外發展,有的甚至到中原地區建立了政權,在中國歷史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篇章。但現有的史料文獻少得可憐,無法全面展示這一時期豐富多彩的歷史。我們利用多學科研究緊密結合方法,大大緩解了文獻資料不足問題。

首先是歷史學與考古學的結合。本卷對考古學資料的使用量超過既有的任何同類研究成果。4人課題組,歷史、考古各兩人。兩名考古學者對本課題在考古資料的挖掘利用上發揮了很大作用,尤其在文獻與考古資料的相互印證方面有獨到的見解。比如在槖離文化的比定問題上,學界有不同觀點,單靠文獻資料很難確定孰是孰非,而承擔這部分內容撰寫的李延鐵研究員,恰好就是賓縣索離溝和慶華遺址發掘的主持者,在槖離的來源問題上有深入的研究,所持觀點有理有據。

其次是歷史學、考古學與自然科學的結合。古代鐵的冶煉和鐵器制造業的發展幾乎就是經濟與社會發展程度的標志。但冶鐵遺址遺跡和出土的鐵器,并不能直接告訴我們當時的冶鐵和鐵器制造工藝。必須結合冶金學知識,才有可能根據遺跡、遺物,展開探討。課題組成員與冶金專業人士合作,并“惡補”冶金學知識,分析這一時期黑龍江人冶鐵和鐵器制造工藝狀況,推斷其發展水平和技術來源。

堅持維護國家和民族的利益

《黑龍江通史》是“官修正史”,編撰者的立場和目的就是用修史的方式維護國家民族利益,注意體現中華民族一體性。黑龍江地區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究竟各個歷史時期是以何種方式成為中國一部分的,要拿出具體的史實才有確實的說服力。本卷對各歷史時期的各民族(部族)或民族政權,都設立專門節目探討其與中原政權的聯系,通過列舉他們到中原政權朝貢表格等方式展示中原政權的有效管轄;在敘述黑龍江這一時期經濟、文化時,不但指出其特點,更注意探討和著重強調其受到的來自于中原地區的影響。

力爭創新

沒有創新就沒有存在的價值,我們站在前人的肩上,力圖在更廣泛占有資料的前提下,言前人所未言。依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理論,任何社會存在和發展的基礎都是經濟,但關于秦漢魏晉南北朝時期黑龍江的經濟與社會生活習俗,以往的相關著作都是用很小的篇幅比例簡單概括。本卷這方面篇幅幾乎占到全書一半,使原來比較模糊的,大到對當時各民族經濟的宏觀把握,小到諸如“冢上作屋”、“偶耕”、“以父母尸捕貂”等一些具體問題,大體清晰起來了。

撰寫方式有特點

秦漢魏晉南北朝時期黑龍江的歷史是由挹婁、橐離、夫余、鮮卑、沃沮、勿吉、豆莫婁、室韋等民族或部族先后創造的,以往的研究都是縱向探討他們各自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進程,再并列一起,構成這一時期黑龍江歷史的基本內容。本課題組成員也是各有自己熟悉的領域,但這種方式所出的成果更像民族史,不符合以時間為緯、以社會發展各個領域為經的通史類著作的基本要求。為解決這一問題,我們先按民族或部族分工編寫,再由主編將這些內容拆散,按時間和領域重新編排,使之符合通史類著作的要求,內容上也作相應增刪修改。


把握時代特征致力學術創新

《黑龍江通史·隋唐卷》主編、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魏國忠

唐代黑龍江地區與中原內地的交流無論在深度還是廣度上都遠超以往任何時代,黑水靺鞨、渤海和室韋等一系列都督府的相繼設置,諸多州、府的建置和中原王朝的派官施治,都大大加快了各族部社會發展步伐,并幾乎是把整個黑龍江地區納入了直轄版圖。本卷關于渤海政權的革故維新積極振興經濟和文化的發展模式的論述,是學術觀點上的創新;關于各族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以及相互之間的交融是推動當時當地社會歷史進步發展真正動力的觀點論述,又進一步地構成中華文化多元一體理念應用的升華,凡此種種都超越了前此相關著述的視野。

本卷在論述中注意抓住重大歷史事件并緊緊把握時代脈搏。如隋朝部分,著重強調隋文帝改變北周、北齊兩個政權爭事突厥的國策,將歲貢給突厥的錢財賞賜將士以加強邊防,讓邊疆各族部感到歡欣鼓舞而紛紛主動朝覲。反之,隋煬帝的好大喜功和大事奢華以及反復折騰,又使黑龍江地區各族部陷入“或附于高麗,或臣于突厥”的窘境。而唐太宗滅突厥后的“全其部落,順其土俗”之舉,又讓周邊四夷酋長、首領們心悅誠服而紛紛“詣闕請上為天可汗”,尤其是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六月太宗決定:“室韋、烏羅護、靺鞨三部人為薛延陀所掠者,亦令贖還”,讓當地各族部人們感激涕零,進而造成了三十年間“北方無戎馬警”的安定局面。

盡管對渤海國的內容在本卷的論述中依舊占有著最大的篇幅,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進一步突出了其經濟文化所取得的進步和發展,如農業方面能夠在寒冷地帶進行大面積的稻作而大體上解決了吃飯問題,手工業的生產也能夠滿足了各個方面的需求,水陸交通較前便捷得多并涌現出以上京城為中心的一批新興城鎮,還通過海上的絲綢之路與日本等國頻繁交流而將絢麗多姿的中華文明進一步地傳輸到東北亞地區;文化教育方面,除自上而下地建立了較為完備的教育體制外,還在文學、音樂、歌舞、繪畫、雕塑以及科學技術等領域都取得了重要成就,這一切既奠定了“海東盛國”的堅實基礎,又取得了與唐朝之間“車書一家”大體同步發展的局面,并在與日本、新羅的交往和對抗中越來越處于后來居上的優勢。

另外,對儀鳳二年(677年)春夏之際唐軍主導的“東征靺鞨”之役的考證以及對黑水軍、黑水州都督府等相關建置的論述,也頗有新意。其中既以文獻和考古資料為據,考證出黑河市愛輝區西溝古城就是當時黑水靺鞨人為防御諸部聯軍的“東進”所建置,又提出了位于今牡丹江市北郊牡丹江右岸的南城子古城,就是高麗政權滅亡后黑水靺鞨逐漸南進時勃利部人所建置的“渤州”,而開元十年(722年)唐玄宗建置的“勃利州”恰恰就是沿“渤州”之舊,在這樣的基礎上,唐朝又于開元十三年(725年),在“勃利州”北邊不遠地方建置了自己的軍事機構——“黑水軍”;開元十四年(726年),又建置了黑水州都督府,從而加強了對黑龍江流域廣大地區的控制。


立足高遠真實再現遼金黑龍江歷史

《黑龍江通史·遼金卷》主編、吉林大學教授  程妮娜

遼金王朝是構筑和鞏固東北歷史邊疆的重要時期,遼朝首次將黑龍江納入行政區劃,這一舉措具有開創性的意義。金朝在遼朝的基礎上,在黑龍江大部分地區首次實現具有民族特征的行政建置統治,以中央集權制的行政建置進行統轄的邊疆地區迅速擴大。遼金王朝東北部邊疆的走向更加清晰,為后來元、明、清王朝所繼承。

遼金王朝的政治制度建構,極大豐富了中國的制度文化,對后世制度建設具有重要的示范意義。契丹、女真在建構遼金王朝的過程中皆走上了具有中原王朝特征的中央集權道路,但在采用中原漢族王朝制度的同時,又都建構了符合北方民族傳統的制度。遼朝實行南北面制度,金朝在三?。ㄒ皇。┝恐葡聦嵭兄菘h制與猛安謀克(北部邊疆部族、乣制)并存的制度。遼金王朝對黑龍江流域各民族因俗而治,各得其所,實現了對轄區內最大化的集權統治,開創了中國王朝后期“中華一體”的政治與社會制度的新模式。

金王朝是黑龍江地區民族大融合、經濟大開發的時期。金朝前期都城在今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為發展本族龍興之地,女真統治者在滅亡遼宋的過程中將大批中原人口遷入女真內地,中原的工匠和農民帶來了先進的生產技術和豐富的勞動力,土地得到空前的開發,農業和手工業水平皆大大超過前代的水平,極大地促進了當地的經濟發展。

遼金王朝是中原文化與北方少數民族文化交融、發展、創新的時期。面對先進的中原文化,契丹、女真統治者一方面尊孔、崇儒、推行禮制,另一方面吸收漢文化的精華發展本民族文化,契丹、女真人都創造了本族的文字,學習儒家經典,建立起具有儒家特征的社會價值體系。契丹、女真統治者積極倡導“儒化”的同時也反對全面“漢化”,這使黑龍江流域社會文化呈現出上層禮制以中原王朝文化為主體,社會基層以女真等土著民族文化為主體的獨特現象。

遼金王朝是“中國”觀念傳播和發展的重要時期。遼金王朝統治者既認為自身具有正統地位,也認同宋朝是“中國”,已經出現不論華夷種族、不論南北地域,皆可為“中國”的“大中國”意識。在遼金時代,包括邊遠的黑龍江流域在內的廣大地域,皆囊括于“中國”之中,“中國”與“正統”不以民族來劃分,而以文化作為核心標準。這種發展的“中國”觀,在中華多元一體發展的歷史進程中發揮了重大作用,也是今天中華民族的珍貴文化遺產。

遼金黑龍江歷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黑龍江通史·遼金卷》注意從民族分布、政治統轄、區域經濟和地方文化等方面對遼金黑龍江地區歷史進行系統的梳理和研究。遼金黑龍江的相關史料十分有限,編撰團隊在盡力吸收國內外遼金史與地方史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搜羅史籍、碑刻及考古學資料,綜合運用歷史學、民族學、人類學等相關學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和理論方法,努力開拓研究的廣度和深度,更客觀地展現遼金黑龍江地區歷史的實態,展現遼金王朝作為中國古代王朝后期“中華一體”國家結構形式的基本要素、早期呈現形式和發展路徑。

865棋牌官方版安卓版下载 精选平特一肖 大发快三是在哪个平台 六肖期期准免费选一 怎么分析股票 辽宁快乐12网上投注app 上海快3最新开奖定牛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理财小白如何安全理财 广西十一选 十一选五复式投注表